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伟德国际亚洲官方 >> 哲学论文 >> 中国哲学 >> 正文
搜索: 论文

论墨子“非乐节用”观与现代女性消费

更新时间 2011-8-22 13:20:53 点击数:

    张春秋(南阳师范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河南南阳473061)摘要:“非乐节用”观是墨子针对消费提出的重要理念,以此观念运用于当代女性消费,可产生正负两种截然不同的效应。“非乐节用”对现代女性无度消费起到了批评和劝解作用,但是从女性心理健康和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角度来讲,墨子的“非乐节用”观就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关键词:墨子;非乐节用;女性;消费
    一
    人类的发展是一部伟大的史诗,而造物活动犹如一根贯穿始终的琴弦,弹奏出美妙的乐章[1]。翻阅中国古代史,发现日常生活几乎均与造物活动有关,而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造物思想更是如繁荣的造物活动一样,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孔子的华彩之饰、老子的大匠若拙、庄子返璞归真、墨子天人合一的和谐生态造物观、韩非具有功利性的物以致用造物观等都给后世造物设计带来了很大影响。在众多见解相比较之下,我更欣赏墨子“非乐节用”的实用主义造物观。墨子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看到了人民的疾苦,他提出“非乐节用”、“重质轻文”的思想观点代表了社会的整体利益,尤其代表了普通百姓的利益。
    墨子针对社会的物欲横流、雕饰满眼的世界,提出了“为乐非也”的思想,此观点对现代消费型女性来讲应该是一个警钟。作为女性,看到自身及周围朋友被丰富的物质世界搅得失去了本色,觉得既痛心又无奈。墨子曾讲“其为衣裘为何?为冬以圉寒,夏以圉暑。凡为衣裳之道,冬加温,夏加清者”,“为衣服,适身体和肌肤足矣!”[2]现代女性,逛街购物如家常便饭,对高档服饰的需求已大大超出了实用的需要,纯粹是一种虚荣的、病态的购物狂行为。这种行为与中国勤俭节约的优秀传统美德相背离,与中国以适用、简朴、惜物为核心的造物和用物传统相背离。现代女性这种奢侈、浪费的消费行为,一方面滋长了不断膨胀的虚荣心,给社会精神文明发展带来不健康影响,另一方面这种暴殄天物的做法,也违反了我们所提倡的“天人合一”的和谐生态社会观。“在物质生产丰裕、造物日益繁盛的今天,提倡优良的民族用物、惜物传统,无疑有益于我们对自然资源的保护,有益于可持续发展。”[3]有一部分人认为女性对于物质拥有点贪婪心和虚荣心是可以理解的,墨子的实用主义思想批评女性的消费行为也就有些言过其实了。但是,虚荣与贪婪就是人心中一粒罪孽的种子,若不早早根除,它就会快速地生根发芽,不容小视。墨子指出,“宫室不可不节;衣服不可不节;食饮不可不节;舟车不可不节”,[4]必须“兼相爱,交相利”———爱所有的人,通过爱使所有的人获得好处。墨子强烈谴责官员建豪华办公楼、公款吃喝、公款买车用车以及官员包二奶(多嫔婢)等腐化行为。最近电视剧《蜗居》的热播,给年轻女性带来了不良影响,特别是纯洁的大学校园里也刮起了不正之风,纯洁的女大学生只是羡慕蜗居的女主角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一切,却看不到她的行为对别人家庭的伤害;电视节目小三话题的热议等都反映了当代女性价值观出现了严重的偏颇。反映了女性的虚荣心是如此可怕和疯狂,为了金钱、为了不劳而获,伦理道德完全抛弃。女性无节制购物只是社会贪欲的一个缩影,更多更大的贪欲如政治中的阴谋、商业上的经济犯罪、“小三”的普遍性等这些现象都会腐蚀我们的社会。墨子看到“饥饿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老者不得息”[2]而痛心,而富二代开着豪华跑车,撞伤路人,逃之夭夭,这些不耻的行为是否让大家记起古人的训导。购物不是错,但无节制的消费就是贪婪,而墨子“非乐节用”的实用主义思想抨击了女性的虚荣和无穷大的贪欲,也起到了一定的劝解作用。
    二
    墨子“非乐节用”思想,引起千古争议。或肯定,或否定,褒贬不一。但从现代消费的女性心理健康角度讲,墨子主张“非乐”的禁欲主义是不可取的,是狭隘的,是对心理健康的一种摧残。
    墨子曰:“今天下士君子,请将欲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当在乐之为物,将不可不禁而止也。”[2]就是说乐之为物,是天下一害,不可不禁而止之。他的积极意义在于“反映万民呼声”,反对统治者过度享乐,但是他破坏了艺术发展的规律和要求,会造成人精神心理失衡,从而造成社会失衡。如苟于所批判的:“我以墨于之非乐也,则使天下乱。”[4]女性消费是心理健康的一种体现,很多的不满和不如意,往往通过购物消费得到宣泄。如果用墨子“非乐”的禁欲主义来限制女性购买时尚衣服,限制女性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不合乎人情的,也会造成心理失衡。女性的消费欲望得到满足后就会变得理智,因此也可以说消费是女性生活中的一种调味剂。所以“乐着,乐也,人情之所必难免也,故人不能无乐”。[5]因此提倡女性消费,反对墨子“非乐节用”的观点不是罪恶的,而是生活中的一种调味剂,甚至可以说是促进心理健康的一种手段。女性的消费行为是女子实现自身经济价值的一种手段,是在当代社会中对自身能力的一种认可表现行为,是一种女性抒发心情的途径。西方的政治哲学家讨论生活时,认为人类的意义就是追求自己想要的目的。不管你的目的是大或小,长期或短期,追求目的的过程就是一个人存在的意义。女性创造经济价值,并用来消费,就是一种合理,是一种健康的行为,因此可以说墨子对“非乐节用”的推崇在当今社会也许显得有点过时了。
    另一方面,凡事都具有多面性,因此不能简单地说,追求装饰,追求享乐就是一种贪欲,这也是一种需要。彼得罗夫斯基在其主编的《普通心理学》教科书中认为“需要是个性的一种状态,它表现出个性对具体生存条件的依赖性。需要是个性能动的源泉”。[6]当代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的行为由动机支配的,而动机的产生根源于人们的需要。李砚祖先生也说过“所谓需要,主要指人对某种目标的渴求和欲望,”并且进一步指出“欲望从根本上来讲是一种心理现象”。[7]并且行为学家通常把促进行为的欲望也称为需要。如此看来,女性对美好事物的消费需要也可以理解成一种心理需求,而墨子反装饰的禁欲注意原则就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人们的心理审美需求,是对人心理健康的一种妨碍,长远来看,也阻碍了高品质造物的发展。
    三
    任何一种思想文化都是历史和当时现实社会的产物,但由于立场与社会环境的不同,观点也各异。因此,从现代社会促进生产力的视角来看,用墨子的非乐节用思想,来指导现代女性消费就不一定合理了。
    墨子的节用思想,是建立在必需满足人们生活必需品基础上的,他认为只有用于满足生活所必需的消费,才是正当的消费,合乎“法”或“义”的消费,否则便是不合乎“法”或“义”的消费,是不正当的消费,是奢侈的过激消费。墨子认为,衣服的作用就是为了“冬以圉寒,夏以圉暑,此为制作衣裳之道”。[2]但是,在大力提倡个性与风格的时代风尚背景下,制作衣裳之道已经突破了墨子的节用理念。墨子反对装饰、痛恶奢侈,认为奢侈会使“女子废其纺织而修文采,男子离其耕稼而修镂刻”,[2]而带来“民寒”、“民饥”的社会恶况,这一点我敬佩且赞同,但随着社会的变革发展与社会需求的变化,女性的消费能力和消费目标都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追求新奇、个性、装饰性强、美丽而好用的物品变成了一种潮流。
    仅仅满足人们人常生活需求的物品已经没有了市场,物品应遵从社会需求而改变。
    墨子所谓“古者圣王制为节用之法”,是一种固定的、僵化的、较低的消费标准,现代女性消费不再遵循非乐节用的思想主张,取而代之的是消费型社会倡导的一种新的消费理念,超前消费、信用消费、时尚消费。一方面,因为在现代社会,经济越是发展,时尚的变化就越迅速,导致女性狂热地追逐时尚潮流,并通过“炫耀性消费”来表现女性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社会竭力为女性消费搭造物质平台,不断推出女性精致生活的模式,使用各种营销策略诱发女性的消费欲求,引导、操纵女性的消费欲望,鼓励女性消费”。[8]从社会发展的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中国哲学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