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伟德国际亚洲官方 >> 哲学论文 >> 西方哲学 >> 正文
搜索: 论文

西方哲学史上的索菲亚观念及其转变

更新时间 2012-1-8 12:06:59 点击数:

    西方哲学史上的索菲亚观念及其转变景剑峰(内蒙古大学哲学学院,内蒙古呼和浩特010021)摘要:索菲亚(Σοφια)是西方哲学史上一个重要的哲学范畴,是“哲学”西文词汇的词根,在古希腊文化中的本义是“智慧”。在古希腊人的观念中,哲学本来就是追求智慧索菲亚的一项活动,但在哲学发展史的进程中,逻各斯中心主义逐步占据了主导地位。如此,逻各斯与索菲亚构成了追求智慧的一显一隐双重路径,但索菲亚观念史这条隐秘的追求智慧的路径却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
     关键词:哲学;索菲亚;逻各斯;圣智慧
    分类号:B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5218(2011)06-0102-06哲学(Philosophy)的词源学本义是爱智慧(索菲亚)的活动,可是在西方哲学史上几经转折和嬗变之后,哲学越来越疏离了自己的本原,由“爱索菲亚”变成了“爱逻各斯”,由“爱逻各斯”蜕变成“爱逻辑”,甚至“爱语言”。最终,“爱”和“智慧”这两个主题都被淡化,哲学不再是对悖论性终极存在的生命体验和参与,而变成了纯粹的逻辑演绎或语言分析,以求获得命题真假的确证性。
    如此,哲学的索菲亚本义被彻底遮蔽了。
    一、对“哲学”的语义学考察
    中文“哲学”一词是由日文借鉴而来,对应英文中的“Philosophy”。这个词又是古希腊词语“φιλοσοφια”的音译,德语、法语、俄语等现代欧洲语文几乎都是采用这种音译方法。
    “φιλοσοφια”是由前缀φιλο-和词干-σοφια组成,前者是“爱”,后者是“智慧”,意译是“爱智慧”,所以哲学的本然之义是一种爱智慧的活动。
    在古希腊文中“爱”有三个对应的词汇,分别是欲爱之意的ερο、友爱之意的φιλια、博爱之意的αγαπη。欲爱之意的ερο主要被运用于古希腊神话中,也指爱神,在柏拉图的著作中也常出现,主旨是物欲之爱。Φιλια是动词φιλεω(说话)的名词化,主要是指友谊之爱、友情、友善、爱情等。
    博爱之意的αγαπη原指夫妻之间、神人之间的爱,后来主要出现在古希腊晚期的基督教语境中,指富有的基督徒设宴周济贫穷的基督徒。从以上分析可知φιλια是一种理性的、平等的、交互的爱,既不是神圣的αγαπη,也不是欲望的ερο,所以作为φιλοσοφια前缀的φιλο-也是一种理性的爱,这也为“哲学”后来的理性化倾向埋下伏笔。
    作为φιλοσοφια词干的σοφια(索菲亚),在古希腊语文中主要有智慧、才艺、科学的知识、机灵狡诈等意。
    [1](1621)
    可见,索菲亚兼有智慧与技艺二意,分别是指大智慧和小聪明。
    索菲亚(Σοφια)基本意蕴是智慧,因其词性是阴性,故而代表阴柔之慧。索菲亚观念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1、12世纪的古希腊,其时有一个智慧女神形象,她的意蕴是光辉、月亮、火等,并且具有索菲亚性(софийность),即智慧性,这一形象在古希腊神话中主要指智慧女神雅典娜。后来索菲亚逐渐成为女性、美丽、智慧的代名词。
    [2](13-20)
    在古希腊神话中,索菲亚主要是指技艺的智慧,智慧在当时生产力条件下非常重要,后来索菲亚智慧由技进于道,变成了对本原(αρχη)的追问。
    公元前6世纪左右,米利都(Miletos)出现了古希腊的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Thales),他也是当时希腊的著名人物,是“七贤”之一。“贤人”的希腊文就是“σοφιτη”,这七贤是指七位有智慧的人。
    [3]
    与其他贤人的实践智慧不同,泰勒斯还特别重视理论智慧,要探讨世界的本原(αρχη),并提出第一个哲学命题“世界的本原是水”。之后就出现了一系列爱智慧的哲学家(φιλοσοτικη),哲学家就是追求和热爱索菲亚(智慧)的人。但是同时代还有另一批打着索菲亚(智慧)旗号为生的人,即当时的智者(σοφιστη)。因为古希腊尤其是雅典等城邦奉行民主政治,不论是公民还是政治家都需要一副好口才,这样才能在日常公共政治生活中有效地证明自己,从而辩论驳斥对方,所以推销辩论技艺的智慧术成了热门职业。这样就出现了爱智慧的哲学家(φιλοσοτικη)与有智慧的智者(σοφιστη)的区别,前者是以索菲亚(智慧)为生命目的,后者以索菲亚(智慧)为辩论手段;前者的索菲亚是大智慧,是形而上之道,后者的索菲亚是小聪明,乃形而下之技;前者是哲学家,后者是诡辩家。在古希腊,哲学本来就是闲暇之余的莫名惊诧,是一种爱索菲亚(智慧)的生命活动,追寻宇宙世界的本原,探究天人之际的终极价值。当时作为爱智慧的哲学与神话、诗学的区分是不明确的,这里所讲的爱的活动更多地是指一种生命体验。到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写就《形而上学》(Metaphys-ics)时,他对哲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就做了基本的界定。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的开篇就说:“追求知识是人类本性。”[4](980a)但是所追求的知识也是有区别的,即个别的感觉经验和普遍认识的索菲亚(智慧)。他还指出,哲学认识的最高目标就是应该追求作为原因和原理的索菲亚(智慧)的知识:“显然,智慧就是有关某些原理与原因的知识。
    因为我们正在寻求这门知识,我们必须研究‘智慧’<索菲亚>是那一类原因与原理的知识。”[4](982a)亚里士多德虽然指明追求索菲亚(智慧)是哲学认识的旨趣,但同时他在此也埋下了淡化索菲亚(智慧)的伏笔:其一,哲学是基于物理学哲学之后的一种知识(γνωσι),包括索菲亚(智慧)也是知识的一种;其二,探究索菲亚(智慧)的方法愈来愈范畴化。
    二、“哲学”主旨的嬗变:
    从索菲亚到逻各斯哲学作为爱索菲亚(智慧)的活动被古希腊人内化为一种生命禀赋,然在其发展演化的过程中,哲学初衷之索菲亚(智慧)竟然渐渐被淡化和转换,最终哲学的主题就变成了逻各斯。对逻各斯、逻辑和语言的爱和追寻渐渐成为哲学史的主流,逻各斯中心主义成了哲学的显学。那么该如何认识哲学主旨由索菲亚向逻各斯的转变呢?这首先要从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谈起。早期古希腊哲学家主要研究宇宙论,回答宇宙是什么、会如何等问题。赫拉克利特给出的答案是:“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并且,赫拉克利特提出了一个重要命题———智慧在于认识逻各斯(λογο)。在他看来逻各斯是这堆活火的规律,是万物的根据,是内在的必然性,而智慧就是对这种逻各斯的探寻和追求:“如果你不听从我本人而听从我的‘逻各斯’,承认一切是一,那就是智慧的。”[5](23)显然在赫拉克利特看来,所谓的智慧就是对作为万物根据的逻各斯的把握。这也是逻各斯作为一个重要的哲学范畴在哲学史上被提出,并作为哲学活动的主旨。但是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表述并不清晰,而且逻各斯在古希腊文中语义比较繁复。逻各斯(λογο)是动词λεγω(说话)的动名词,本意是话语、语言、神谕、传说、演说等,被引介到哲学领域后就变为思想、道理、原则、原理,在基督教圣经新约中特指上帝的话语和道理。
    [1](1057-1059)
    其实,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虽然是作为原则和原理来讲的,但是逻各斯的语言本意并未消退,并且为后来哲学的语言化走向预定了道路。此外,将逻各斯作为原则或原理与索菲亚作为原则或原理在旨趣上是相同的,只是作为燃烧的活火的规律来讲,逻各斯更具有显性与明亮的特征,是一种显性的理性规则。
    在古希腊哲学发展史上逻各斯的凸显和索菲亚的淡化还仅仅是称谓上的变化,因为早期的古希腊哲学对范畴的运用并不规范,每位哲学家都要设定一种对智慧和本原的称谓。但是亚里士多德却在方法论上把哲学逐步引向了范畴化的道路,即语言分析和形式逻辑的态势愈来愈强烈。亚里士多德虽对哲学研究对象做出界定,但是索菲亚(智慧)毕竟语意笼统,而如何具体地理解哲学的研究对象,他运用了十范畴的方法论,将研究对象分成不同的范畴,而第一实体(ουσια)则是哲学追寻的目标,是要回答“是其所是”的:“有一门学术,它研究‘实是之所以为实是’,以及‘实是由于本性所应有的禀赋’。这与任何所谓专门学术不同;那些专门学术没有一门普遍地研究实是之所以为实是。”[4](1003a20)本体论(Ontology)的研究内容正是这种“是其所是”,近年来国内学术界对此也多有讨论①,大家的一个基本共识是古希腊时期本体论问题的主要任务是从实是(ουσια)深入到了对作为系词之是(ον)的探讨,本体论问题转换成了语言学问题。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篇》以及三段论方法论的运用等,最后都将哲学带入到对范畴、概念的厘清上,以及概念之间、内涵和外延的三段论

[1] [2] [3]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西方哲学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