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伟德国际亚洲官方 >> 艺术论文 >> 音乐欣赏 >> 正文
搜索: 论文

二人台乐队伴奏艺术分析

更新时间 2012-3-3 17:05:48 点击数:

    摘要:二人台艺术是我国文艺百花园中的一朵美丽的奇葩,多年来颇受音乐理论界关注,但迄今为止,研究领域多停留在唱词、唱腔、音乐、源流等方面,本论文是作者经过大量民间走访、采风总结出的一些心得,文章从二人台伴奏乐队的编配入手,通过比较细致的分析,从旋律行进、节奏组合、曲式变化以及乐器个性化技巧等几个方面分析了二人台伴奏乐队的艺术特点,并就二人台伴奏音乐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关键词:二人台;伴奏乐队;旋律行进;节奏组合;曲式变化;个性化技巧
    二人台是流行于晋北、陕北以及内蒙、河北部分地区、跨越不同省份和民族[1]的地方小戏,它集民歌、说唱、歌舞、曲艺等诸多艺术体裁于一体,表演形式生动活泼,唱腔洒脱奔放,深受广大群众喜爱。古老的二人台艺术是在我国北方三大文化板块(即:黄河东边的晋西北边缘文化板块、黄河西边的陕北边缘文化板块、蒙古族鄂尔多斯部文化板块)并置与碰撞中产生、发展的,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在二人台的丰富文化内涵和诸多艺术表现形式中,伴奏乐队是十分富有特色的一项。可以说如果没有二人台伴奏乐队,其唱腔特色就会遗失殆尽。在民间,广大人民在欣赏二人台演唱的同时也非常喜爱二人台伴奏乐队的表演,采风时常听到民众用“吹破天、拉塌地”这样的评价来称赞二人台乐队的气势,以及它带给人们的视听震撼。
    一、二人台伴奏乐队编配
    1.二人台伴奏乐队的“三大件”二人台伴奏乐队中,传统的“三大件”为:笛子、四胡、扬琴,它们是乐队的核心,与其它乐器一起组成了极富特色的二人台伴奏乐队,各种乐器配合默契、共同为唱腔服务。在传统伴奏乐队中,吹管组乐器、拉弦组乐器、弹拨组乐器配置齐全,再加上特色打击乐器,就涵盖了民族乐器的所有种类,充分体现了民间艺人的智慧。笛子,在二人台伴奏乐队中被称作“枚”,是传统“三大件”中的主要吹管旋律乐器,在民间采风时常听说“枚哨得真好”意在称赞笛子吹得出色,由此可见。“枚”虽然是二人台乐队中的主奏乐器,但是民间演奏时“枚”不会从头至尾为唱腔伴奏,而是根据音乐起伏与演奏者情绪“自由出入乐队”,通常“枚”休止时,乐队演奏是音乐情感的铺垫;“枚”进入乐队时,以高亢明亮的声音引领,不断将音乐引入一个又一个高潮。
    四胡,是流行于我国北方的一种古老弓弦乐器,有高音四胡、中音四胡、低音四胡之分,二人台音乐中常使用高音四胡和中音四胡。高、中音四胡在定弦时通常是一、三弦为相同音高(d)、二、四弦为相同音高(G)。四胡在乐队中自始至终围绕旋律演奏,配合丝丝入扣。扬琴是“三大件”之中最晚加入二人台伴奏乐队的乐器,其乐器特性和演奏特点是音域广、节奏性强、音色清脆且擅长快速演奏,这样,扬琴就以其自身特性使音乐充满流动感,表现力更加丰富。所以,二人台民间艺人常常把笛子比喻成“骨头”,它是音乐坚强有力的支撑;四胡恰似“皮肉”,把优美的旋律紧紧包裹;而扬琴则好似为一件镶满珍珠的“华美衣裳”,把二人台装扮得更加绚丽,三者结合相得益彰,共同演奏出符合二人台审美特性的音乐。
    2.二人台伴奏乐队的不同流派与发展在二人台艺术百余年的发展过程中,因不同地域人民的生活习惯、语言特色、审美情趣各异,因而形成了以呼和浩特为分界线的东路、西路两种不同艺术风格[2]。西路二人台主要流行于山西忻州地区、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包头市、巴彦淖尔盟、伊克昭盟以及陕西榆林地区;东路二人台主要流行于山西雁北地区、河北张家口地区以及内蒙古乌兰察布盟。这两大派别的伴奏乐队除了保留传统“三大件”主体地位不变之外,又各有其特色。西路二人台伴奏乐队除“三大件”之外,在打击乐器中,通常只使用梆子和四块瓦;而东路二人台在使用上述传统伴奏乐器之外又加入板胡、三弦等弦乐器,并在打击乐器中较多使用小鼓、小锣、小镲等。
    ②
    近些年来,随着各省、各地区二人台艺术的传播与交流,其伴奏乐队较之传统乐队在形式上有了新突破、也有了更多融合。许多民族乐器根据二人台剧目的不同被加入到二人台伴奏乐队之中,在实际采风中常常可以见到板胡、二胡、大提琴、笙、中阮、大阮、小鼓、小锣、小镲、甚至电子琴等乐器。
    这些乐器的加入进一步烘托出了二人台热烈的气氛、丰富了二人台音乐的表现力。
    二、二人台乐队伴奏艺术特点
    东、西两路二人台以及现代、传统二人台的伴奏乐队,虽然在乐器编配上略有差异,但是其音乐性格相似,在旋律、节奏、结构、乐器特性等方面有着相近艺术特点。
    1.从旋律分析:二人台乐队以配合紧密的加花变奏围绕唱腔进行,使得音乐丰满华丽。
    在二人台伴奏中,其特点之一是:乐队很少使用民间常见的副旋律方式与旋律进行配合,也较少采用传统的对句方式与主旋律进行呼应,而是从头至尾采用丰富的加花变奏来组织演奏(见谱例《打樱桃》)。在民间演奏中,乐队加花变奏的谱子很难准确地记录,乐师们在每一次演奏时均会根据当时情况、情绪的不同而有所变化,这样演奏者和欣赏者才能在不变的曲牌中,不断变换“口味”,追求“新意”。无论乐队中各种乐器如何加花、配合,其万变不离其宗的宗旨是:乐队演奏始终紧紧地围绕着唱腔展开,力图把一段简单、朴素的唱腔旋律变得丰满华丽。
    加花变奏时,笛子通常在小节的第一个音处使用二度或三度的前倚音,且前倚音持续时间较长、较强,这点不同于一般的前倚音,成为二人台笛子演奏的一个特色,笛子演奏的加花变奏旋律与原唱腔旋律相比变化不大、依然与唱腔十分接近。四胡在加花变奏时,使用各种滑音完成音乐,唱腔旋律紧凑时四胡的伴奏旋律相对松散、唱腔旋律松散时四胡的伴奏相对紧凑。扬琴在加花变奏时多使用连续的后十六分音符或十六分音符,音程跳动比较大、音型密集、活泼欢快。
    (见谱例《打樱桃》)
    二人台伴奏乐队在旋律发展手法上使用单纯的加花变奏,通过各种乐器加花变奏时不同的节奏、音高、音色推动音乐向前发展,这样的音乐听起来不仅不单调、而且热情奔放,还演奏出了浓郁的地方风格,这种民间自然形成的“配器”手法,很值得我们当代器乐演奏者和创作者思考和借鉴。
    例如:谱例《打樱桃》[3]
    2.从节奏分析:二人台乐队以其特有的节奏型共同交织出密集多变、丰富多彩的节奏组合,使得音乐更加热烈奔放。
    节奏作为音乐的主要表现力之一,无疑是塑造音乐形象的主要手段,二人台伴奏音乐之所以热烈奔放,不仅源于加花变奏所带来的音响变化,各种丰富多变的节奏也为音乐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每种伴奏乐器性能不同,其节奏变化也随之各异,各种乐器丰富多变的节奏组合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完美的音效。在各种乐器中,打击乐器最能体现节奏的作用,下面就以打击乐器梆子和四块瓦为例来说明二人台乐队中节奏的互为补充。
    梆子和四块瓦就都是二人台乐队中常用的打击乐器,它们二者因为乐器构造和性能不同因此节奏也各异。例如,在乐句中,乐师们常常会以梆子为开始,并用梆子在节拍重音处的敲击来控制整体速度。在乐段靠前、节奏相对舒缓、速度较慢的部分,梆子的节奏随之舒缓而稳定(通常两拍敲击一下或四拍敲击一下);在乐段靠后、节奏相对密集、速度较快的部分,梆子的节奏依然采用一拍敲击一下的方式,这就使得二人台的伴奏音乐慢而不拖、快而不乱。四块瓦是一件音乐表现力十分丰富的乐器,在乐段靠前、节奏相对舒缓、速度较慢的部分,四块瓦常使用晃板和密集型节奏相结合的演奏手法,把长音填充得十分饱满;在乐段靠后、节奏相对密集、速度较快的部分,为了增强乐句色彩和热烈程度,四块瓦则依然使用密集型节奏,配合其它乐器共同把音乐推向高潮。
    这种在长期艺术实践中自然形成的节奏关系十分符合二人台的唱腔要求与艺术特点,同时对于北方梆子腔、器乐合奏等姊妹艺术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和借鉴作用。
    例如:谱例《八板》
    3.从结构分析,乐队在推动各种板式有规律的更迭中,将音乐的美感扩张得淋漓尽致。二人台大部分唱腔都具有一定的板式变化,而这些板式的更迭也具有相似的特性,从而自成体系。二人台乐队对于这种板式更迭的规律性起到了推动、发展的关键性作用。通常,二人台主要唱腔是以慢板开始,开始时由梆子响亮地敲击一声用以预示速度,之后演唱与乐队同时进入,笛子、四胡围绕着唱腔加入一长串的装饰音演奏,这些华丽的装饰音将旋律的速度紧紧拖住,使得音乐慢速而不乏味。紧接着唱腔进入流水板,流水板多为中等速度,扬琴以“崩吧、崩吧”的固定节奏(连续十六分音符)将音乐控制得优美自如,再配合笛子、四胡的加花变奏,使得旋律更加优美动听。流水板之后旋律进入了快板,这时梆子采用民间艺人所谓“单打”的方式(每小节第一拍敲击一下)进行演奏,稳步将情绪推动到高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音乐欣赏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