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伟德国际亚洲官方 >> 财政税收论文 >> 税务研讨 >> 正文
搜索: 论文

资产注入业绩不达标触发补偿的会计与税务处理探讨

更新时间 2012-4-7 17:50:59 点击数:

    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53号令)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重大资产重组中,如果资产评估机构采取收益现值法、假设开发法等基于未来收益预期的估值方法对拟购买资产进行评估并作为定价参考依据的,上市公司应当在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3年内的年度报告中单独披露相关资产的实际盈利数与评估报告中利润预测数的差异情况,并由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专项审核意见;交易对方应当与上市公司就相关资产实际盈利数不足利润预测数的情况签订明确可行的补偿协议。近日,有部分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由于多重因素影响,部分注入资产的实际盈利情况无法“达标”,从而触发补偿条款。
    一、问题的提出
    以新疆天康畜牧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2100,证券简称:天康生物)2011年4月15日发布的《新疆天康畜牧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购资产河南宏展实业有限公司实际盈利数与承诺数据的差异情况》公告为例。根据该公告,天康生物2008年向河南宏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宏展投资)发行1 081万股,购买其持有的宏展实业及开创饲料100%股权,宏展投资承诺3年内若不能完成盈利预测指标,将支付现金补偿。2008年和2009年,收购资产均完成预测指标,但2010年度实际盈利数与预测相差2 038.3万元。公告表示,经天康生物与宏展投资协商,宏展投资将于2011年5月15日前将差额补偿款2 038.3万元补偿到位。
    在天康生物收到宏展投资的补偿款后,首先引发了对于双方税务处理问题的思考,即天康生物收到的这2 038.3万元补偿款是否应缴纳企业所得税?同时宏展投资支付的这笔补偿款又能否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要正确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对这一补偿款的性质有一个清晰的认定。
    二、几种观点
    笔者梳理了目前对于上市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涉及补偿的性质的讨论,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1.无偿捐赠说:认为该补偿款属于一家公司对于另一家公司的无偿捐赠。
    2.合同违约金说:认为该补偿款属于合同违约金,即属于一家公司因合同违约支付给另一家公司的违约金。
    3.转让价款调整说:认为该补偿款属于对当初资产注入时,资产转让价格的调整。
    基于以上三种认识,有三种相应的税务处理方法:1.如果该补偿款的性质被界定为一家公司对另一家公司的无偿捐赠,则取得捐赠所得的一方应作为营业外收入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支付补偿款的一方作为非公益、救济性捐赠,不得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
    2.如果该补偿款的行为被界定为合同违约金,则收到补偿款的一方取得的合同违约金收入应作为营业外收入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支付补偿款的一方,由于支付的是合同违约金,而非《企业所得税法》第十条规定的不得税前扣除的罚金、罚款,因此,支付补偿款的一方应可以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
    3.如果该补偿款被认定为是对当时资产转让时转让价格的调整,则取得补偿款的一方在取得时不作为应税收入征收企业所得税,而是作为当初取得资产的计税基础的冲减。而支付补偿款的一方支付的补偿款是作为其当初取得资产转让收入的一种调减,在企业所得税上,应调减其转让当期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发生多缴税款的应给予退税或抵扣。比如2008年4月29日,天康生物是以每股16.92元、发行1 081万股、发行股票对价18 290.52万元购买宏展投资18 297万元的资产,差额6.48万元由天康生物以现金方式向宏展投资支付。
    按资产重组的一般性税务处理,天康生物当初应确认收购资产的计税基础为18 297万元。2010年,天康生物收到2 038.3万元后,应将该资产的计税基础冲减2 038.3万元。同时,在资产转让当年,如果宏展投资是按18 297万元确认转让所得缴纳企业所得税的话,2010年在宏展投资支付2 038.3万元时,应追溯调减2008年度宏展投资的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发生多缴税款的给予退税或抵扣。
    三、笔者的观点
    在对于以上三种观点进行仔细分析后,笔者发现,上述观点并未看透上市公司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中,由于注入资产业绩不达标而支付补偿的行为本质。
    首先,“无偿捐赠说”。无偿捐赠属于《合同法》上的赠与行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合同具有如下四个特征:(1)赠与合同是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合同。(2)赠与合同是无偿合同。
    (3)赠与合同是单务合同,即受赠人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相应的义务。(4)赠与合同是一种效力较弱的诺成合同。显然,上市公司资产重组中由于业绩未达标而支付补偿的行为,明显不符合《合同法》中关于赠与合同的定义,因为它根本不是无偿和单务的。没有资产的重组行为,就没有补偿的发生。取得补偿方只有购买了资产,才能有资格取得补偿。所以,“无偿捐赠说”不成立。
    其次,“合同违约金说”。违约金是指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或者法律直接规定,一方当事人违约的,应向另一方支付的金钱。
    在天康生物和宏展投资对于资产收购的协议中,宏展投资做出承诺:如本次交易完成后3年内,若收益法进行评估的相关资产的实际盈利数不足评估时的利润预测数,宏展投资将以现金补足。因此,宏展投资向天康生物支付的补偿款,不仅不是一种合同违约金,而恰恰是宏展投资履行当初合同承诺的行为。因此,“合同违约金说”不能成立。
    第三,“转让价款调整说”。该说法看似比较合理,但根据合同的确定性原则,当初天康生物收购宏展实业和开创饲料的价款已经支付,且资产已经转移,也就是说资产收购的合同早已履行完毕了。如果将业绩不达标的补偿支付看成是对当初转让价款的调整,则该实际已经履行完毕的合同由于3年的业绩承诺协议而未履行完毕。该认识可能会牵涉到一系列问题,比如天康生物取得资产后,在3年承诺期内价款支付尚未完全确定期间,能否自由转让该资产;如果宏展投资未履行合同承诺,天康生物能否要求撤销该资产转让合同等。
    因此,相对于以上三种观点,笔者更倾向于认定在天康生物与宏展投资的协议中,实际包含了两个相互联系的合同,一个是《资产收购合同》,另一个是《业绩承诺补偿合同》。实际上,基于合同双方的有限理性原则,当初《资产收购合同》中约定的转让价款是基于当时合同双方的认识和客观条件所能达成的最合理的交易价格,对于该交易价格是否公允的风险,双方都应该有合理的预期。而《业绩承诺补偿合同》正是天康生物对交易价格是否公允的风险进行风险管理的一种工具。由于当初资产转让价格的确定是基于未来预期收益的折现,而预期的收益存在着风险,因此天康生物为管理这种资产收购价格过高导致损失的风险,向资产销售方宏展投资购买了一份业绩保险。由于保险的标的物是被收购公司的年度净利润,而净利润和股票价格、利率、汇率类似,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是一个随机变量,因此该《业绩承诺补偿合同》的实质是,宏展投资向天康生物出售了3份场外看跌期权,该期权的行权价格分别为其在合同上承诺的各年预期净利润。同时由于补偿行为只有在各年净利润数字公布后才能确定,换句话说,该看跌期权只有在到期后才能行权,因此这些期权属于欧式看跌期权。
    所以,当初天康生物和宏展投资签订的资产转让协议中实际上是包含了3份欧式看跌期权合同,宏展投资在该份资产转让协议中转让的总价款中实际包含两项内容:第一个是其转让持有的宏展实业和开创饲料股权的所得;第二个是卖出3份欧式看跌期权取得的价款。
    那么,应该如何在18 297万元的转让价款中分离出资产转让所得和出售3份欧式看跌期权的价款呢?这是一个难题,且直接关系到双方对于《业绩承诺补偿合同》的会计处理。
    案例中是比较简单的欧式看跌期权,通过运用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Black-Scholes model),可以对这3份欧式看跌期权进行定价。为简化讨论,假设该资产转让协议中只涉及1年的业绩承诺(其他2年承诺可按类似方法进行估价),即2008年承诺的净利润应达到2 389.3万元。根据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可以估计出该份看跌期权的价值:其中:S表示资产的现值,这里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税务研讨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